“燒錢”模式過后,社區團購如何破局?

2019-06-28 15:15 來源:新華網 【字體大小】:

“燒錢”模式過后,社區團購如何破局?

  鄰鄰壹多個城市停止運營,行業洗牌加速,零售、電商巨頭加入“暗戰”

  由社區店店主、寶媽等“團長”推薦入群,在群內可以接收到不間斷推薦的瓜果蔬菜、米面糧油等家庭日用品,既可以在群內直接“接龍”下單,也可以去小程序選購,次日到團長處領取……你今天社區團購了嗎?

  自去年起,鄰鄰壹、你我您、松鼠拼拼、蟲媽鄰里團等平臺興起、不斷壯大,并吸引資本引入。據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2月初,社區團購領域已獲得超40億元融資,成為風口上的行業。

  然而,風口之下,這一行業也進入洗牌期,鄰鄰壹從江浙多個城市撤出、你我您被傳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地域性團購平臺被兼并……此外,為爭奪市場,多數企業選擇了依靠資本扶持不計成本地擴張,燒錢模式并不可持續,同時滋生打價格戰、刷單、貨源不明等行業亂象。

  社區團購平臺鄰鄰壹在部分城市“撤退”

  6月初,有消息稱,社區團購平臺“你我您”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其中,與合作供應商的付款賬期由一周延長至半月,甚至全國業務單日結款設置了70萬元的上限。

  對此,你我您方面發表聲明予以否認,表明公司現金流量良好,并不存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新融資也已到位,將擇機對外公布。此外,你我您還重申與合作伙伴及供應商的關系良好,付款流程賬期完全按合同約定進行,也從未設置過全國業務單日結款上限。

  同樣備受關注的還有“鄰鄰壹”。根據此前的媒體報道,僅進駐寧波3個月,鄰鄰壹便停止在寧波的運營。在鼎盛時期,鄰鄰壹大約進駐了20個城市,但今年5月之后,開始從江浙一帶大規模退出,包括寧波、泰州、淮安等城市均停止運營。

  在采訪中,多位社區團購平臺負責人均提到,入駐新城市“燒錢很厲害”。銷售、物流、倉儲、運營等各個環節都需要資金支持,每入駐一個新城市都需要大量資金的投入,在社區團購認知度不高或是在競爭激烈的城市,訂單量上不去,不止是鄰鄰壹,很多團購平臺新進駐一個城市往往“兩三個月就關了”。

  在鄰鄰壹前員工余路(化名)看來,鄰鄰壹的撤離與其高速擴張有關。他表示,鄰鄰壹去年剛開始做社區團購時,只有蘇州一座城市,公司員工不足100人,之后不斷開拓新城市,員工總數達近千人。此外,軟件開發、銷售、運維、拉新等工作均需要大量資金。

  對此,鄰鄰壹創始人肖志龍對媒體稱:“個別城市撤離,是基于本來的戰略調整和布局,基于我們對行業和業務發展的理解,目前供貨商和投資者等方面的反饋都沒有問題,公司的資本很充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肖志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鄰鄰壹已在江蘇、浙江兩個省約20個城市的近萬社區開展業務,擁有約1萬名團長,每月的GMV(成交額)已經突破億元。預計2019年上半年拓展至30個城市,全年覆蓋40個城市,全年交易額預計達到40億元。而大規模關城或許也意味著,鄰鄰壹與其年終覆蓋40個城市的目標越來越遠。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3月,鄰鄰壹正式上線,其創始人肖志龍等人此前在蘇州運營生鮮線下門店。截至目前,鄰鄰壹已先后獲得3輪融資,投資方為今日資本、紅杉資本等。今年1月,鄰鄰壹公布最新一輪融資,獲得3000萬美元A輪融資,由今日資本領投、蘇寧生態基金戰略跟投,老股東源碼資本、高榕資本和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繼續跟投。

  資本追捧的“燒錢”買賣

  就在鄰鄰壹傳出關城消息后不久,同行業的玩家同程生活、興盛優選傳來了融資、攻城的好消息。6月17日,“同程生活”宣布完成數千萬美元A2輪融資;6月24日,興盛優選宣布正式進軍河北,完成12個省、直轄市以及500個地(縣)級城市和鄉鎮的覆蓋。

  今年2月,QuestMobile發布的“社區團購洞察報告”顯示,2018年下半年,“社區團購”悄然井噴,融資額高達40億元,你我您、食享會、呆蘿卜、十薈團等項目獲千萬到億元級別融資不等,小區樂完成1.08億美元A輪融資。其中,既有傳統生鮮、便利店孵化出的項目如興盛優選、鄰鄰壹,也有電商平臺的試水,如美菜網旗下美菜買家、每日優鮮旗下每日一淘等。而巨頭和資本的涌入在推動社區團購高速擴張的同時也在加速行業洗牌,不少小品牌被兼并。

  2018年10月,十薈團CEO王鵬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食享會已兼并了十幾家,你我您和十薈團均兼并三家左右,而美家優享(已更名為“美家買菜”)至少兼并了一家山東企業,另一個公開的信息是,去年11月,鄰鄰壹收購以江蘇徐州為主要市場的社區團購公司逮捕新鮮。

  最近,江蘇常熟本地社區團購品牌“櫻桃家”也并入十薈團。櫻桃家相關負責人李楓(化名)對新京報記者表示,櫻桃家一共有50多個社區團,月銷售額約為30萬元,由于是微商轉型,在當地有一定口碑和知名度,社區團購做得也比較順暢。但今年以來,食享會、美家買菜、鄰鄰壹、十薈團等六七家平臺涌入常熟,用價格引領市場,自家生意受到很大影響。李楓意識到,與新進入的平臺不同,櫻桃家沒有建立起完善的體系和團隊,也沒有資本加持,在競爭中并不具備優勢,因此選擇并入更有實力的平臺。

  李楓說,做社區團購不掙錢,最多是個“保本兒”的買賣。以櫻桃家為例,商品毛利通常為30%,其中10%給到團長,為了留住能力強的團長,傭金甚至會提升到15%、20%,物流、倉儲成本占10%,基本不掙錢。鄰鄰壹和美菜買家的員工也證實了這一說法,不過,在資本的加持下,更多品牌為了在短時間內獲取流量,會選擇“更不掙錢”的打法。

  美菜買家銷售人員肖雷(化名)說,社區團購多以水果、蔬菜等高消費頻次產品切入,而生鮮損耗重,“毛利一般很難達到30%,甚至20%都有些牽強”。在他看來,除了成本結構中提到的團長傭金,物流、倉儲之外,公司后臺技術運維、選品采購、銷售等各方面的支出也要算進去,由此來看,社區團購根本不掙錢。肖雷還指出,為了爭奪流量,很多平臺會選擇“絕對低價”,即不考慮商品的成本,一味“燒錢”走量,沒有考慮到可持續性。鄰鄰壹前員工余路也說,有時候為了吸引新用戶,會推出特別便宜的產品,但一旦價格回歸正常之后,訂單量就會迅速下降。

彩客网足球